貓與我之二:小鳳老師 頭七的前一晚清晨一點多,耳朵聽見一陣陣【貓咪悽厲的哭號聲】… 大伯父、叔叔親人均在客廳忙著玩老人麻將。我終於受不了啦! 推推身邊的彥依說:「貓咪不知怎樣了,哭得這麼慘…彥依眼睛根本沒開,像【仙姑】一樣淡淡的回我:「外公回來看你啦! 出去讓他看一下就會停了…」 (轉角花園的金金正在注視著小蟲) 表弟阿得已在客廳急得滿頭大汗,他說: 「我趕也趕不走!小鳳!妳一定要出冷凍冷藏冰箱來啊!」 大伯母邊喊【碰】邊看牌說:「出去讓三弟(指我爸爸)看一下! 等晚上再好好的溝通…」 我嚇得說不出話來,仍走到門口。為了安全起見, 命令兒子及表弟阿銘、阿得全部陪我,並分站兩邊像【王朝、馬漢】 護衛著我。 說也奇怪,貓咪一看到我,馬上停止哭叫。我把姑丈家的門輕輕關上, 怕貓咪衝進家裡。牠乖乖的坐著,靜靜的望著我。 牠的眼神【好安祥】,跟剛才歇斯底里狂叫模樣,真是天壤之別啊! 心底想:看你要怎鼎曜餐飲設備樣…  …突然貓咪站起來【走向我】,我緊張得大叫: 「阿得!阿銘!牠會不會咬我…注意看啊…」 驚恐中牠已走向【黃色涼鞋】邊,來回的磨蹭著。 奇怪的是,門前的拖鞋、涼鞋、皮鞋一堆,牠就挑【我】這一雙… 很想說:「讓你玩沒關係,不要把口水滴下來喔!」 表弟神秘的說:三叔(我爸)一定是附在貓咪身上... 第一次與貓咪【近距離】接觸,總覺得牠隨時會【撲】向我… 看看時間已深夜兩點多了,因為下午開始就有繁雜澎湖魚的儀式, 必須早起,便吩咐他們三個小男生拿塑膠行李包。 貓咪發覺我們要抓牠,使勁全力掙脫,終不敵三名壯漢, 強硬的制伏後並將牠帶到一樓,開車送往離十分鐘遠的地方放生, 希望牠不要在十六層樓這兒吵鬧, 以免被大樓管理員抓去【流浪收容所…】 照例喪事期間,每天上午七點以前必到殯儀館上香。 我特別跟老爸說:「如果昨天晚上那隻貓真的是你, 今晚是頭七,聽老年人都說您的靈魂會回來。 拜託您可別跟昨晚一樣吵澎湖魚喔!要安靜些, 因為您可是自來水公司台中總公司的主計主任啊!官位不小喔! 」 (轉角花園裡的花兒) 其實我是半開玩笑半要脅,因為小時候常聽到這些奇奇怪怪的事, 如今我竟變成當事人… 心裡仍是一百個問號???今晚就是【頭七】了, 以前都是在聽別人說故事,而類似黑盒子的情節,竟要在身邊上映! 是真?是假?又是如何?我一再忖度著。 此時大伯母又千交代萬交代:今晚頭七深夜如果貓咪酒店經紀又來,
創作者介紹

話劇

lddr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